◈ 第4章 不吃酒不看胡姬跳舞,去酒肆幹什麼?

第5章 互市牙郎周口口

柳城為營州的州城,對標現代的遼寧朝陽市。

在羅一的認知中,朝陽只是在電視劇中國地播出後才被一些人所熟知。

從未想到過在一千多年前的大唐,這裡會是躋身於全國前十的有名大城。

城內不但店鋪鱗次櫛比,街路兩旁還有很多擺攤的小販,售賣的東西五花八門,街上往來的商隊也是絡繹不絕。

耳邊充斥着大車木質軲轆發出的吱吱聲,馱着貨品的駱駝一步一響的駝鈴聲,以及商販的叫賣聲。

熱鬧的場景讓羅一覺得拋開裝扮與說話的口音,與小時候的趕集沒什麼區別。

不過相較於一城內大早就這麼熱鬧,羅一更震驚的是,行走於街巷之中,彷彿置身於國外。

往來的商隊,鋪子的掌柜與夥計,還有那些小商販,大多都是樣貌迥異的粟特人,波斯人,大食人。

好像他們才是這座城市的主人,漢人才是客居此地的異國人。

羅一搖頭輕嘆了一聲。

繁華的商業意味着豐厚的稅收,錢財豐沛又可以更好的拉攏與武裝邊軍。

難怪安祿山會反,野心就是這麼一步一步被堆砌起來的。

「大兄,你又哪裡難受了嗎?」羅二二見坐在毛驢上的兄長搖頭嘆氣,有些懊悔道:「就不該答應讓你一大早出來,想吃什麼讓食肆送去家裡就好。」

「我哪也沒難受。」羅一還沒搜集到想要知道的消息,就算身子骨再虛也不能走,「去酒肆轉轉咱們就回家。」

「去酒肆?你還打算吃酒?」羅二二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立刻炸毛,「胃口才好了一天你就要折騰?再說你什麼身子骨你自己不清楚?」

將毛驢拉住,羅二二小臉一鼓,斬釘截鐵的繼續道:「去食肆吃些吃食可以,酒肆你想都不要想。」

羅一樂了。

一方面是被羅二二生氣的樣子逗的,另一方面是感覺到了一股暖意。

被人關心的感覺,是真的不錯。

「小小年歲氣性那麼大幹啥。」羅一擼了幾下毛驢的耳朵,笑眯眯道:「誰說去酒肆就一定要吃酒,去裏面坐坐咱們就走。」

「你是打算看胡姬跳舞?」羅二二仰起的小臉上浮現一抹與年齡不匹配的無奈表情,「大兄,我覺得這個比吃酒還毀身子骨。」

羅一鬱悶的瞪了一眼羅二二,「你那小腦袋瓜里都琢磨的什麼。

還毀身子骨,把我當什麼人了,再說一個破舞有什麼好看的。」

羅二二一臉的不信,「不吃酒,不看胡姬跳舞,那還去酒肆幹什麼。」

輕輕嘆了口氣,羅二二又一副小大人的模樣繼續道:「大兄,若是真想成親了,託人說媒就好,那些胡姬是萬萬不能娶回家的。」

「娶個屁!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樣。」羅一腦瓜子嗡嗡的,不打算再磨嘰下去了,用腳跟輕輕磕了磕毛驢的肚子,沒好氣道:「我有必須去酒肆的緣由,趕緊走,別磨蹭了。」

「嘁。」羅二二撇撇嘴,「怎麼就想的不一樣了,去酒肆的緣由就是看胡姬跳舞與吃酒。」

羅一眼角抽動了幾下,「這也就是我現在身子發虛。

好時候你敢這麼胡說八道,信不信我一巴掌給你拍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

羅二二根本就不怕羅一,脖子一梗道:「你也知道身子虛?那還去看胡姬,去吃酒?」

羅一揉了揉眉心,估摸着不透漏點消息,這小子是繞不過去了。

「我打算帶着你一起離開柳城,尋個安穩的地方落腳。

酒肆里匯聚了天南海北的各處人士,是消息最多的地方,過了打聽打聽,也好做決斷。」

見兄長說得認真不似說笑,羅二二滿心疑惑,「大伯與二伯不是讓你嚇走了嗎,咱們還離開柳城幹什麼。

再說咱們走了,阿耶見不到咱們,一定會着急的。

「你也知道是嚇走的,保不齊哪天人家就回過味來了,那個時候更麻煩。」用憐惜的目光看向羅二二,羅一輕聲道:「行商之路動輒千里,一路上儘是坎坷。若是阿耶還能回來,你覺得大伯與二伯敢這麼欺負咱們嗎。」

羅二二先是一愣,隨後眼圈一紅,「阿耶不會有事的,一定會回來的。」

羅一心中嘆息一聲,不忍心讓這個弟弟太難過,伏低身子摸了摸羅二二的頭,「你說得對,阿耶一定會回來。

但是咱們得先把自身護好了,把眼下的難關先過了。

不然阿耶回來了,見咱們吃盡了苦頭,或是根本尋不到咱們了,他也會傷心的。

而且你放心,我會讓阿耶回來後知道咱們去哪了。」

「咱們不走,阿耶回來怎麼會尋不到咱們。」羅二二沒聽懂羅一話中的意思,抬起袖子擦擦眼角,噘着嘴道:「再說咱們若是走了,那不正合大伯、二伯的心意了嗎。」

羅一微微搖頭,到底是個孩子,不知道人心的險惡。

沒有繼續解釋,羅一直接用身份壓了下去,「現在家裡就咱們兩個,怎麼小心都不為過。況且長兄如父,你聽我的安排就好了。」

羅二二想要開口反駁,可學堂的先生講過,孝、悌乃是八德之基石。

如今父親不在,當悌道為首,要兄友弟恭。

而且兄長說的也有些道理,雖然心中有些不情願,羅二二還是點了點頭。

見羅二二雖然同意了自己的提議,但卻依舊噘着嘴,羅一故意調侃道:「你我一母同胞,我是不會坑你的。

趁着我現在還能在驢子上坐的穩當,早些去轉轉就好了。

若是疲憊的緊了,怕是你要背着我回去了。」

「背就背,就你那一股風都能颳走的身子骨,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說這麼早哪有那麼多吃酒的,急個什麼勁。」羅二二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手卻拉住了驢子的韁繩慢慢前行,害怕出了差錯摔了羅一。

羅一咂咂嘴,覺得羅二二說得很有道理,一大早能出來喝酒的肯定不多,目光在街路上掃了掃,開口道:「那就哪裡最熱鬧就先去哪兒吧。」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