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柳城是待不了了

第4章 不吃酒不看胡姬跳舞,去酒肆幹什麼?

「方才是我誤會了,大兄不要計較。」

兄長几句話便將兩個惡人趕走,讓羅二二又驚又喜又愧疚。

沒有至親遮風擋雨,一路都是自己艱難前行的羅一,居安思危已經植入進骨子裡。

羅一不認為只是嚇唬了兩人幾句,家產的事就能夠一勞永逸的解決了。

過段時間或是回過味,或是慾望的驅動下,那兩兄弟還會過來糾纏。

如果自己這邊與柳城的高層遲遲沒有互動,那兩兄弟甚至會鋌而走險直接滅口奪家產。

而且就算羅興與羅旺不再鬧什麼幺蛾子,過幾年還有安史之亂這個超級大坑需要往外爬。

因此,危險並未真正解除。

羅一隻是對羅二二輕輕搖了搖頭。

挪到床榻旁坐下來,望着門外的雨幕,琢磨該如何既能保命又能活得滋潤一些。

「大兄,你在想什麼呢。」羅二二見兄長半晌也不說話,臉上也沒什麼欣喜的表情,非常的疑惑。

「想想待會要吃些什麼。」

老天爺既然安排與眼前的孩子做兄弟,羅一不打算讓羅二二跟着一起擔憂上火。

十歲的孩子就該是無憂無慮,整天都是快樂的。

所以並未將心中的擔憂說出來,就算說出來也得不到有用的建議。

「雨天有些寒涼,我讓劉二去弄個暖鍋。」兄長之前的胃口一直都不好,這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想吃什麼,這讓羅二二很開心。

聽聞家裡還有奴僕在,羅一不但沒有一絲欣喜,反而十分詫異,低頭回想了一下,開口問道:「既然劉二還在,那為何這幾日都是你端着吃食過來。」

「劉二這幾日說身子太疲累,我就沒用他過來。」

「除了劉二以外,宅子里還有誰在。」

「還有給家裡侍弄馬匹的王黑頭和打掃屋舍的張錦娘。」羅二二對羅一的問話有些摸不到頭腦,滿臉疑惑道:「有什麼不妥嗎?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了。」

羅一輕嘆一聲,家裡留下的這三個僕人恐怕全都是養不熟的狼。

劉二與那個王黑頭來家裡的日子不算短,年歲都未超過四十,是正當年的時候。

不指望着能捨身為主,至少外邊來人得問問家中主人同不同意給開大門吧,怎麼可以那麼輕易地讓那兩兄弟進來。

就算清官難斷家務事,這三人不好開口說什麼,可家裡的主人畢竟一個是病秧子,一個是十歲的孩子,生活上總要盡心照看一番。

但這個劉二卻支使起羅二二,很明顯是起了別的心思。

要麼是想奴大欺主,要麼是與那兩個奪家產的老六相互勾結到了一起,或是兩種情況兼而有之。

不然在大唐這個奴婢與牛馬等同的朝代,怎麼敢這麼輕慢主人。

想到這兒,羅一決定留在家中的這三個奴婢也不打算再用下去。

羅一已經橫死過一次,對生命更加珍惜。

所以他不敢去賭虛無縹緲的人性。

現在這副身子骨本就虛的一批,萬一誰往飯里放些不該放的東西,絕對走得乾脆利落,就算穿復活甲都沒用。

「只是隨口問問,我先歇一會,待雨停了或是小一些,咱們自己做些吃食。」

羅二二一副見鬼的表情,指了指羅一又指了指自己,「咱們兩個親手做吃食?」

羅一一臉風輕雲淡,「做個吃食而已,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大兄,你連走路都喘…」

「不是還有你嗎?」

「可我不會燒飯啊。」

「我在一旁教你。」

「大兄,家中的廚房怕是你一次都沒進過。」

羅二二覺得兄長的提議實在是太不靠譜,望了望屋外的大雨,咬了咬牙繼續道:「若是餓得緊,我現在去食肆,讓他們送些吃食過來吧。」

羅一本最初說琢磨吃什麼,只是不想讓羅二二擔憂,隨口一說。

聽聞食肆可以給送過來,覺得這樣也不錯。

而且這兩天一直都陷在穿越帶來的震驚與迷茫中,吃的也確實不多。

想要養好身體,總是跟吃貓食一樣可不行。

「我吃些胡餅與栗米粥就好,你喜歡吃什麼你自己定。」害怕消化不了,羅一不敢吃大魚大肉,只能選擇平淡一些的。

忽的,羅一突然想起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有錢嗎?另外咱家的錢存放在哪你知道嗎?」

「吃食用不了多少花銷,我的小用錢就夠用。」抬手向外指了指,羅二二有些難過道:「阿耶主屋櫃中有幾貫銅錢兒,再多的錢都在你床榻下邊的錢窖里。楊阿翁臨死前叮囑過我,稍多一些的花銷盡量去鋪子里支取。」

羅一點點頭,宅院里唯一一個好人就是這個楊阿翁。

這是怕鋪子里的掌柜與夥計欺負兄弟兩個年少不懂賬目,能要出來多少錢算多少錢。

溫熱的小米粥與酥香的胡餅下肚,讓羅一的身上微微見汗,身體里的力量也恢復了一些。

雨後清新的空氣吹在身上,更是讓羅一愜意地不得了,連帶着頭腦都更清醒了一些。

羅一索性躺在床榻上,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睛繼續仔細回想對於破局有用的記憶。

可身體原主是真兒真兒的宅男,接觸的人根本就沒幾個。

說得誇張一些,在大唐這個慢節奏的年月里,都與社會脫節了。

而且父親離家時,身體原主比羅二二大不到哪去。

很多記憶都很模糊,也很碎片化,只回想起父親在家時好似與四個營州的官員有些關係。

更鬱悶的是,對於母親家族的記憶根本就沒有。

只回想起母親是在生羅二二的時候血崩而死,想要藉助外公那邊的力量根本就沒可能。

另外,即便是往好了想,真與那四個官員聯繫上,人家也很給力,肯真心照拂,但柳城過幾年就是個賊窩,留下容易,想走就難了。

柳城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待的。

但這時候想要遠走又非常不易,兩個半大小子太容易招人惦記不說,身子骨吃不消。

最為主要的是,萬一便宜父親還活着,走得太遠以後想要再聯繫上可就費勁了。

必須選擇一個不受柳城影響,路途又不算太遠的地方落腳。

最好還要有一個唬人的身份。

這樣一來,路上不但安全了許多,也方便以後便宜父親尋找到自己與羅二二。

不過,僅僅有了大致的方向還不夠。

還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來完善具體的計劃。

而信息的來源,沒有哪裡比得上酒肆與食肆這種八卦最多的地方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