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嚇退兩個老六

第3章 柳城是待不了了

羅旺的突然動手,讓羅一的目光微微一縮,並且逐漸變冷。

之前一直未開口說話,只是看着唱紅臉白臉的兩位伯父表演,一是想摸摸兩人的底線在哪。

二是剛剛穿越過來,身體太過虛弱不說,對於現在這個身份,也實在是沒什麼代入感。

明知道羅興與羅旺這兩個老六是來奪家產的,就是緊張不起來。

但是現在這狀況,羅一不得不緊張起來。

那兩個老六已經完全被貪婪遮蔽了雙眼。

能毫不猶豫地動手打人,就很有可能動手殺人。

穿越到的這具身體只有十五歲,身體原主還是個病秧子。

不是卧床養病就是正在準備卧床養病。

現在可以說是絲兒血狀態。

真打起來不用對面放大招,一個平A沒準就被一波送走了,靠武力自保肯定是沒希望。

祖父這邊也是完全指不上。

而且還是對面兩個老六的神助攻。

當羅二二跑去問祖父,就知道情況不好。

祖父都這個模樣了還被冒着大雨給抬過來,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偏向誰。

另外,這麼明目張胆的過來,坊正十有八九也被買通了。

想要破局,只能藉助外力。

將羅二二拉到身後護起來,羅一腦中飛快的將原主的記憶回想了一遍。

仔細回想的結果卻讓羅一有些傻眼。

不是沒想到可以藉助的外力,而是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光顧着自怨自艾了。

忽略了穿越的地方與節骨眼。

營州,大唐天寶九年。

但凡上過初中的都知道,再有幾年安祿山與史思明就要開始造反了。

眼前被人奪家產的這齣戲碼,就知道以後想要過上好日子,肯定要有掌權的給撐腰。

可安胖子是必輸局,肯定不能在他身上**。

與安祿山作對,營州又是人家的發家之地,這與直接衝進對方水晶里沒太大區別。

就算沒追求,只想當個普通百姓,也是沒有一絲可能。

安史之亂可是打了八年,大唐一直到亡國都沒恢復過來。

一個小小的百姓,想在這種戰亂中不受波及,那無異於痴人說夢。

家裡這點破事砸起的小浪花還沒擺平,又來了個驚天巨浪。

這可有些要命了。

「把十字街上的鋪子,這所宅院的房契,還有倉房裡的財帛都給出來吧。」羅一難看的臉色,讓羅旺誤以為羅一與羅二二是一個心思,不打算再周旋,直接攤牌。

陰冷地話語聲,讓羅一回過神。

與羅旺猶如毒蛇一般目光對視了一眼,羅一確定了之前的判斷。

應對不好真有性命之憂,還是先顧着眼前吧。

「按道理,您與大伯是長輩,我們後輩犯錯了怎麼打都不為過。」毫不畏縮的直視羅旺,羅一似笑非笑的繼續道:「但現在您二位是來要財帛的,動手就有些太過火了。」

「過火?就二郎對長輩大呼小叫的樣子,打斷他的腿都不過分。」

冷冷地斜了一眼羅一,羅旺走到羅一身前一字一頓的繼續道:「你後邊的話說錯了,不是我們來要財帛,是你們還給當初從我們這借走的。」

羅一微微頷首,呲牙笑了笑,「二伯,我今年十五了。」

「方才你大伯說了,我脾氣很不好。」拍了拍羅一的肩頭,羅旺微眯着眼睛道:「再說這些無用的,我就只好自己去取了。」

羅一直視着羅旺的眼睛,收了臉上的笑容,努力將身體站的筆直。

「十五歲意味着我已經是半男,也意味着我不再是梳着角總的孩童,更意味着我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不給羅旺發飆的機會,羅一指着羅興的那份契約繼續道:「連阿耶的畫押都沒有,這就是廢紙一張。

用這個就想搶奪家產,您和大伯真是太異想天開了。」

羅旺冷哼了一聲,扭頭看向兄長,「道理是講不通了,還是自己動手吧。」

羅興咂咂嘴,繼續忽悠道:「羅一,你們二伯混起來我也管不住。

還是聽話別賴賬了,有你們祖父在,告到哪裡也是我們贏。」

羅一目光掃了掃兩人,搖了搖頭,「信不信現在你們是怎麼拿走的,到時候還會怎麼給送回來。」

羅旺嗤笑一聲,接口道:「大門都沒出幾次,胡吹大氣倒是學會了。」

羅一輕蔑的笑了笑,「真是閻王爺也攔不住該死的鬼。」

順着屋門指了指外邊的院落,羅一又伸手指了指自己,「柳城是東北邊地首屈一指的大城,也是各方商賈雲集的地方。

說是寸土寸金有些誇張,但這處宅院與子城僅僅一牆之隔。

先不說這處宅子能賣多少錢,就單說城外的莊園。

您二位覺得我阿耶一走就是幾年不歸,我一個病殃殃的長子,憑什麼能安安穩穩的守在這裡,沒人敢打主意。」

羅一的這些說辭並不是唬人,剛才回想記憶的時候發現了古怪的地方。

大唐再輝煌也依舊是封建王朝,人是分三六九等的。

商人再富有,社會地位也不是很高,小商小販更是比大戶人家中的奴婢強不到哪去。

便宜老爹一走就是好幾年,家裡主事的就是個老僕,這樣都沒人眼紅有些太不正常了。

羅一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個,便宜老爹應該是某個大官的白手套,或是哪個大勢力、大家族的附庸。

羅興與羅旺聽了羅一的這番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眉頭一擰相互對視了一眼。

羅一將兩人的遲疑看得真切,不打算給他們思考的時間。

「沒有使君護着,別說是我兄弟二人,就二伯您這樣整日偷雞摸狗遊手好閒的,早不知道讓人打死多少回了。」

目光瞥向大伯,羅一學着先前大伯虛偽的模樣,笑眯眯的挑撥離間道:「二伯是個不好動心思的。

能琢磨出搶奪親弟弟家產的心思,肯定是您這種老奸巨猾的笑面虎。

待會我去府衙把此間之事說了,您猜會是個什麼結果。」

這話讓羅旺心中一顫。

去歲城西販賣綢緞的高仁家中嫁女,硬是被營田使藉著障車堵路,訛走了千匹綢緞。

老三的家業還真如羅一所說,沒人護着的話,早就連皮帶骨頭的被人給吞了。

「是你大伯將我喊過來的,分家的私契也是他拿出來的。」

羅旺在柳城混了二十年,對衙門裡的那些道道門清,他可不想挨板子,迅速撇清了關係。

想了想,又不甘心到手的好處就那麼吐出去,瞄了一眼羅一,羅旺繼續道:「城外莊園里的那些地就夠我忙活了,宅院和鋪子我也照看不過來。這個賬你們兩個算吧,不要將我算進去了。」

羅興臉色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心中暗罵羅旺是個挨千刀的。

見勢不好不但比誰都跑的快,還把責任全推給了自己。

有心想再爭辯幾句,可沒了老二這個愣頭貨,宅院與鋪子就不太好拿了。

羅一這小子說得又那麼篤定,也很在理,這事是成不了了。

「這是你祖父拿出來的契約,肯定是假不了。」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羅興拍了拍羅一的肩頭,「不過你二伯都不打算算賬了,我這個當大伯的再繼續下去,就太不近人情了。」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