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第8章

陳守仁從田間回來,陳初六將事情一說,便去了一趟族長家裡,回來時一臉不高興。周氏也是一臉擔憂,陳初六隱隱覺得,事情有些麻煩。

吃了晚飯,陳守仁坐在門檻上嘆氣道:「上月暴雨,幾處河堤毀了,縣衙里征我們去修堤。還好這水已經退去了,我們只要賣力氣即可。」

周氏鬆了口氣:「那還好,不過修河總歸累,還有口糧什麼的怎麼辦?衣物什麼的,要準備多少。」

「口糧衙門有發,一丁二斗五合米,我只要帶點醬菜過去即可。我去的這裡不算遠,也可以回來吃飯換衣。」陳父嘆了口氣道:「只不過我去了,田裡的事情就得靠他娘了。」

「那又沒事,我不急。」周氏看了看陳初六道:「蛋兒,以後我在外面看田,你擱家裡餵雞,聽見沒有?」

「成,保證把雞斗喂得壯壯的。」陳初六笑着道,陳父也跟着笑了笑,以示輕鬆。

但陳初六和周氏都是知道,事情不會這麼輕鬆。而陳初六此時也心想,我以後可不能去服什麼力役,那麼累的活兒,每年做一次,啥時候是個頭?

陳初六要登堂入室,封官拜爵,做人上人。

說難其實不難,只要能參加一次殿試,至少也是個賜同進士出身,便脫離了納稅服役的這種普通百姓一階層。

說簡單也不簡單,目前為止,陳初六還是兩眼一抓瞎,啥都不知道。別說科舉了,現在連一本書都沒見着。

陳初六思考一下,弱弱地問道:「跌,娘,我想去讀書。」

「嗯?怎麼突然有了這個想法?」陳守仁問道。

「我想中進士,當大官,給娘討個誥命夫人回來!旁爹再也不去服役了。」

周氏聞言大笑道:「我的好蛋兒,真是娘的心頭肉。不過啊,蛋兒,我聽說考中了官身的,都是天上下來的星宿。咱家裡恐怕沒那個命啊……」

陳守仁喝了口水道:「他娘,我家蛋兒腦子不差,去學堂學兩年,認幾個字也好。最近手頭稍微寬裕了一些,等入冬了,正好送去。」

周氏低頭沉吟片刻,也是點頭:「也對,認字了可以去學做賬房。不用像我們一樣風吹日晒。」

陳初六聞言嘆了口氣,周氏等人畢竟是眼界有限,以後的路,還得靠他自己。說起讀書,可該如何讀起呢?

夕陽西下,陳守仁去了別人家逛去了,周氏買裡屋忙。陳初六則悄悄地把這幾天做的艾棒拿了出來,數一數,一共十八根。

這些日子,陳初六每天晚上悄悄點燃,效果還十分不錯,他在想,蟬蛻畢竟不能長久,而藥店肯定也收不了太多。但這艾棒一旦做了出來,賣多少都有人收,甚至還可以做成產業。

正想着呢,門外有人在喊:「蛋兒,你在家裡嗎?我們送蟲子來了……」

陳初六哎了一聲,拿了一些紅棗走出來,之前那幾個孩子站在院門口,兩手空空,而且還一臉焦急。

「蟲子呢?你們是怎麼了?」

「蛋兒,我們本來撿了很多蟲子。可是都被陳虎給搶了,怎麼辦啊?」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說起了這個陳虎的厲害和霸道。

陳初六止住這七嘴八舌道:「陳虎是誰,他有沒有說為什麼搶?」

「陳虎就是陳虎啊,他爹是打獵的!」

「哦,對了,他知道了寫着蟲子是撿給你的之後,就生氣了。說什麼因為你,他被他爹揍了一頓,看見你就有氣。」

「這……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陳初六搖搖頭,眼前浮現起了那個一直嘲諷自己的獵人。

原來是你兒子啊,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蟬蛻創業之路不能就這麼罷了,陳初六摸了摸腰間彈弓,對小孩們一招手喊道:「走,一起找他去!」

小孩子們見陳初六這麼牛O哄哄的,皆是興奮起來了,跟着陳初六如同一陣風一樣,跑到了陳虎家裡。

不一會兒,只見前面站着兩人,小孩子們紛紛指着道:「看,那就是陳虎,和小黑子。」

小黑子?陳初六一看,知道那是那天救的人家裡的小孩。此時,只見比他高出一個頭的陳虎指着小黑子道:「把蟲子給我,不然我揍你!」

小黑子一臉倔強緊緊握着蟲子道:「憑什麼給你,這是我的東西~」

「嗬~」陳虎就要上前去搶,陳初六站出來斷喝道:「陳虎!你敢動他一下試試!」

陳虎轉過頭來,看見陳初六又驚又怒,小黑子趁機跑了過來。陳初六這邊,有了六個人。

「你個鴨蛋,還敢來找我?」陳虎擼了擼袖子,指着其他人道:「你們滾開,不然我一起打。」

嘩的一下,小孩子們站到了一邊,只剩下那個小黑子沒動。陳初六看了看他,小黑子傻傻的但是很真誠地道:「蛋兒,我不怕,跟你一起打他。」

「好兄弟。」陳初六轉頭看向陳虎,指着他道:「你這個小屁孩,幹嘛搶我的蟲子!」

「你還不知道?就因為你那蟲子,我被我爹揍了一頓。」陳虎氣呼呼道:「今天我要好好教訓你,看你到底哪裡比我強!」

「啪~」

「哎呦~~你敢打我,我要……」

「啪~」

「哎呦~好疼~你再打一個……」

「啪~」

陳初六拿着彈弓,一敲一個準,說打手絕不碰他的臉。陳虎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囂張的氣焰背一瓢冷水澆滅,手忙腳亂躲避着,一邊道:「陳初六,算你小子狠,我去叫我爹來,看你還敢不敢打我~」

說完,跑得那叫一個快,連掉了東西都沒有發現。陳初六哈哈大笑,一眾小孩更是崇拜地看着陳初六。

「蛋兒,你的彈弓哪裡來的?」

「蛋兒教我們打彈弓吧?」

陳初六連忙止住道:「教彈弓的事情,以後再說。你們誰撿蟲子最賣力氣,我送你們一個。」

陳初六說完,這些孩子頓時歡呼起來了,跑了開來,不多久便撿來了一個個的蟬蛻,一一換到了大紅棗。吃到了東西,孩子們的撿蟬蛻的興趣更是大大增加了。要不是天快黑了,他們根本不會停下來,完了還有些戀戀不捨,看着陳初六鼓囊囊的包。

咦?陳初六啥時候有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