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第6章

牽驢人指着陳初六的小背簍到:「小孩兒,這個可是你的?」

陳初六上下打量一下問的人,發現他並不是開玩笑,點點頭道:「是我的。」

「唔……讓我看看……」牽驢之人蹲下來,翻了一下蟬蛻,仔細觀察。隨即笑着點點頭道:「你這些都不錯啊,是上品,什麼價?」

那人看着陳守仁問道。

陳守仁哪裡知道,一下被問住了,眼睛睜得大大的,偷偷看了看陳初六,意思是你快出價啊。

而那個獵戶,和周圍的人見到居然有人問蟲子的價,全都覺得不可思議。獵戶更是走過來道:「兄dei,你買這個做什麼?難道就為了取笑一番?」

「非也,你有所不知……」騎驢人站了起來:「我是益康藥鋪的,我鋪所需蟬衣一直沒有到貨,此次出來本想碰一碰運氣的,沒想到真遇見了!」

「藥鋪?你是說,這個是藥材?」

牽驢人肯定地點點頭。

陳守仁一臉驚訝道:「蛋兒,你怎麼知道這是藥材的?」

「呃,我不是說了嗎,我是做了一個夢……」

陳守仁忽然一下子捂住了阿初六的嘴巴,防止他繼續說下去。囑託了幾句,然後陳初六才道:「客官你看什麼價就什麼價吧,益康藥鋪是大藥店,我信得過。」

牽驢人驚訝片刻道:「你知道益康藥鋪啊?好好,這些蟬蛻,形狀完整,質量上佳,十分不錯。小友,你看一斤五十文如何?」

「嘶~~~五十文一斤?!」周圍人倒吸一口冷氣。

「我聽錯了?還是在做夢?」

眾人再看地上的小背簍,那哪裡裝的是蟲子,那分明是金疙瘩啊!

陳初六咬咬手指頭道:「行,就當交你這個朋友了!」

「哈哈哈……」牽驢人大笑道:「可以可以,小友,我姓錢名甲,若有機會,可前去臨川益康藥鋪找我。」

「那你以後還收這個嗎?」

「這次出來,只是急尋一些臨時用罷了,以後……」錢甲猶豫了一下道:「這樣吧,若是你來,質量都像這樣好的話,我便都收了。」

背簍交給陳守仁去稱,陳守仁哆哩哆嗦,緩了幾口氣,才拿穩稱。

這可是五十文一斤的貴重物品!

幺權平桿,和昨夜一樣,重三斤二兩。

錢甲笑笑道:「一百六十文,全給我吧……」

「這麼爽快?好,都給你了。」陳初六把剩下的干菌送給錢甲道:「你這人爽快,送你一袋,這是我家的乾貨,也是上等品!」

錢甲哈哈一笑道:「那就多謝了~」

說著,錢甲在自己褡褳里拿出兩串金燦燦的銅錢,去掉其中一串的四十枚。放在陳初六背簍,接着掏出來一塊小木牌道:

「小友,你拿着這木牌,若需賣這蟬蛻,亮出此物即可。老夫尚有急事,不再多敘,告辭,告辭……」

話畢,錢甲拿着蟬蛻便頭也不回離開了。看到這一幕,算是塵埃落定。眾人最後一絲懷疑也消失了,看着陳初六,皆是傻眼。

那個獵戶摸摸臉,好疼啊……

剛剛還覺得那兔子賣了個好價,跟陳初六一比,那差遠了。

不過,此時已經沒人注意他了。陳庄的大叔大伯,慢慢往陳初六這邊挪,討好似的問道:「嘿嘿,蛋兒,初六,這蟲子咋成了藥材呢,你給俺們說道說道……」

「是啊是啊,這發財的事情,也讓我們沾沾光~」

這時,陳父站出來攔住道:「沒啥沒啥,是運氣好,孩子瞎搗鼓的……」

瞎搗鼓?好傢夥,瞎搗鼓一次足夠他們全家人吃一個足月。大家幽怨地看了看陳守仁,心說好個奸滑的你,平時還以為你挺老實呢……

可是沒用,陳守仁一看只剩下一斤不到的木耳沒賣出去了,便收拾了一下,離開了這裡。

若在以前的時候,能賣出去三分之一就算不錯了,今天多虧陳初六的吆喝,才賣出去如此多。剩下的,拿回去吃就好了。

轉了一個角落,陳守仁止住陳初六,把手一伸道:「蛋兒,把簍子給爹,爹來數一數,看那個人少沒少給……」

「呃~不用爹數,我能數清楚。」陳初六將簍子護在身後。

「甭廢話,拿過來~」

「啊!你說了的啊,賣出錢都歸我!」陳初六撅着嘴,一臉委屈不願。

「我說過嗎?啥時候說過,我咋不記得?」陳父一把搶過背簍,裝模作樣數了一下,捏出五個銅板來,放到陳初六手心上:「你這麼小握着錢沒用,放在我這裡存着,以後給你娶老婆!」

陳初六能說什麼,再敢多說,五個銅板也沒得了。小心翼翼,一個個放進小兜兒裏面。

五個子兒夠幹啥呢?

哦,對了,還有那個小木牌。陳初六拿起來,只見上面寫了益康二字,古樸之氣迎面而來。小心收下……

陳守仁數了數自己的錢,滄桑的臉露出了格外舒心的笑,他想了想道:「蛋兒啊,待會兒咱們買頭豬回去養着,再買米面鹽巴,還得打把新鋤頭。」

「你剛才不是說給我娶老婆的嗎?」

「嘁!你小小孩童,曉得什麼是老婆。」陳守仁摸摸陳初六的小腦袋道:「放心吧,這次咱們多掙了一些錢,攢一攢,將來蓋個新房,再給你娶媳婦。」

正說著呢,周氏等人忽然路過這個角落,一眼看見了父子倆,大驚道:

「你們怎麼跑到這角落裡來了?東西呢?怎麼全都沒了?」

「他娘,你別急,我們沒事,慢慢聽我說。」陳守仁呵呵笑道:「我們的東西都賣完了,你別擔心多想。」

「什麼?這麼快就賣完了?」周氏臉色一變:「你們是賤賣了吧?中午都沒到,你們急什麼啊?」

「不是不是,是按高價賣的,還剩一斤木耳,咱家拿回去吃。」

周氏嘴巴張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問道:「那蛋兒怎麼了?他好像很傷心的樣子,嘴巴上能掛水壺了。」

「不是,是一斤斤散賣的。蛋兒不高興,另有原因,待會兒跟你說。」陳守仁笑着道。

別人更是不信了,陳守仁對其他那些跟着來的婦人喊到:「我們的東西都賣完了,先去別的地方走一走,他們還在那原地,你們去找吧。」

說完,拉着陳初六和周氏走開了。不一會兒,陳庄攤群旁邊,婦人們一個個炸了頭:「你這沒用的,看看人家陳守仁,那一堆東西已經賣完了,你們這賣到天黑也賣不完!」

男人們也委屈得很,撇撇嘴道:「你們有本事,生個能吆喝,還會識草藥的陳初六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