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第5章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一個人悄悄接近了陳初六。陳初六人小腿短,稍微落後了一點,那個人把手伸了過來,嘿的一下道:「守仁大哥,讓我看一下是什麼好東西吧!」

周圍的人早已經注意到了,皆是投眼過來,卻見那個伸手的噗的一聲,發出來豬一般的爆笑:「哈哈哈哈嗝……我還以為是什麼寶貝了,原來是一筐蟲子啊!守仁大哥沒說錯,真是孩子瞎胡鬧!」

「什麼?蟲子?」路人紛紛湊過來看,發現的確是一筐蟲子,一齊嗤笑起來。

天色未明,陳初六已經發現陳守仁臉都漲紅了,周氏也是一臉害.臊忙道:「早就說了是孩子瞎鬧嘛,你們還不信。」

陳初六撇撇嘴,心說我難道不要面子的嗎?於是抬頭道:「不是瞎胡鬧,我這些蟲子是能賣錢的!」

「哈?能賣錢?有誰買蟲子啊?」旁人聽了,更是感到好笑。

「難道蛋兒去給雞鴨做生意?雞鴨才會要蟲子哩!」

「蛋兒你要是夢賣出去錢,我拜你為師了。」伸手的人笑笑道。

趕路之餘,純粹當作逗小孩子玩,一句接着一句調侃着。陳初六重新蓋好自己的背簍,看了一眼那個伸手的人道:「話可不要說早了,你可不要不承認啊?」

「蛋兒啊,你是掉進了錢眼裡吧?這蟲子能賣什麼錢?」伸手的人是個獵戶,搖搖頭道:「還不如割一簍子豬草,或者撿一簍子乾柴,好歹給你個銅板。」

「待會到集市了你就曉得了,對了,當徒弟是不是要給師傅磕頭啊?」陳初六戲謔道。

旁人搖搖頭道:「蛋兒,說什麼呢。」

獵戶冷哼一聲:「守仁大哥,你家孩子太能鬧了,看樣子是得去做個學徒,好好找人管教一下了。」

「孩童嬉鬧,嬉鬧,大家見笑,莫要當真和他計較。」陳父紅着臉挽回自己的臉面,不過他也沒有因為別人的嬉笑,直接把陳初六的事情否定,而是繼續讓他背着小背簍。

「待會兒你們就知道是誰傻了~」

陳初六對耳旁的取笑仿若沒有入耳一般,自顧自走着。沉重地擔子也把大家的閑話越壓越少,到最後全都只顧着埋頭走了。

眾人是天未亮出發,走至集市,天已經大明。遠遠的集市上,吆喝聲,買賣聲,機杼聲交雜在一起傳來,蒸屜的白霧騰空而起,人群摩肩擦踵。

這就是大宋的市場嗎?陳初六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同行來的並不只有陳初六一個孩子,但其他孩子瞧見了這麼一個熱鬧的場景,便都如脫韁的烈馬,跑開不見了。陳初六則跟着大人,亦步亦趨,偷偷打量着周圍。

集市不大,也沒有圍牆,就是一個人口多一點的,房子集中一點的村莊。

走了沒一會兒,村子裏的男人找到了一處無人占攤兒的地方,擺下自己的貨物。女人們則相邀去了別的地方。

「蛋兒,你那蟲子賣出了錢,能請我吃東西嗎?」那個獵戶休息片刻有了精神,提着倆肥兔子笑着問道。

陳初六笑道:「你那兔子賣出了錢,也該請我們吃東西?」

「哈哈哈,蛋兒口氣不小啊?」旁人笑着道。

「嗬!你那可是蟲子,我這是肉咧,能比嗎?」那男人撇撇嘴正要再嘲諷,可這時剛好有人接近,詢問價格,他便不理會陳初六了,沒幾下功夫,他倆成交。

兩隻約莫十斤的兔子,賣了三十文錢。陳初六知道,大約七文一斗米(小米),三十文就是四斗米。

宋末,東南地區的佃戶「五口之家,人日食一升,一年食十八石」。但如王禹偶所言,這都是「至儉」的窮人標準,未必能吃飽。

紹熙年間,朱熹在潭州嶽麓書院時,「議別置額外學生十員,以處四方遊學之士,依州學則例,日給米一升四合。」

這個應當就是稍微富裕一點的吃法,綜合來看,兩隻兔子,換來了一個人四十天的口糧。

賣完了兔子,那個男的看着陳初六得意的笑了笑。陳初六真不知道,他和一個小孩子比怎麼會有這麼大成就感。

這時,陳父恰巧也賣出去了幾斤木耳,湊到正四處瞅望的陳初六旁邊道:「你不把背簍打開讓人看,怎麼賣出去東西?來,放在一邊,先跟我賣了這些乾貨再說……」

而此時,陳初六也逐漸失望起來了。四周都看過了,沒有,這裡沒有藥店。沒有藥店,這些蟬蛻又能賣給誰呢?

越想越不對,好像藥店藥材都是集中採購的啊,誰會到這破地方來收葯?比,還是太年輕,想得太美好……

把他的小背簍打開放在一邊,旁人見了,又是一陣嘲笑。陳初六撇撇嘴,行吧,這蟬蛻賣不了葯,那就先幫着吆喝吧!!!

陳初六憋了一口氣,脆生生喊到:「嘿~~各位發財的大伯,賢惠的大嬸,看過來了啊~~~」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錯過了再等一年!」

「甄選上等木耳,手工製成,嚴選九十九道工序~您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您買回去的是全家人的健康!」

清脆的童音,俏皮的叫賣,在這熱鬧的集市上,迅速吸引了一大批人過來圍觀。

起初,只是為了看是誰在喊,後來一看,東西果然不錯。於是,干菌木耳就被一斤兩斤的往外銷售着。

陳守仁一下子就忙得不可開交起來,不到一會兒,帶來的貨物便銷去了大半。看着這邊生意如此好,旁邊那些小商販心中那個狠啊,全都盯着陳守仁,彷彿要把他剜了一樣。

一同來的陳庄人,也是牙痒痒,心裏更痒痒。

看看人家孩子,都能幫着吆喝了,自家孩子呢,人都找不到!

「哼,不過是運氣好罷了,聰明是不可能聰明,一輩子都不可能聰明的。你看他那蟲子就知道了……」獵戶照舊在一邊冷嘲熱諷,抓住陳初六的蟲子不放。

陳初六沒理他,繼續招攬着生意,而此時,集市中一個牽着驢的人在此路過。聽見這叫賣聲,不知不覺走了過來,低頭一看,卻忽然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