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第4章

蚊香具體怎麼做,陳初六還不知道,但艾葉可以驅蟲,估計每個人都會知道。陳初六帶着阿黃在房子周圍尋找起了艾葉。

轉念一想,新鮮的艾葉燒起來會有很大的煙,最好是用乾燥的艾葉搗成粉末。和其它可燃燒的粉末混合起來,做成艾棒,就可以和蚊香差不多了。

可這裡既沒有煤,也沒有炭,什麼粉末能燃燒得好呢?

正想着呢。阿黃嗚嗚叫了一聲,興奮地朝一個方向跑去。陳初六跟着跑了一下,轉過一個牆角,只見那路上有一坨巨大的牛米田共。

阿黃興奮地圍着轉來轉去,陳初六不由想到,阿黃吃了這牛米田共,然後又蹭到了他身上,一陣噁心直撲過來。

「阿黃,不準吃那個!」陳初六叉着腰生氣地喝到:「過來,回家去!」

阿黃愣了愣,但見小主人這個表情,戀戀不捨地看了看牛米田共,還是離開了。陳初六叉着腰,對阿黃進行一番思想素質道德教育。

卻在這時,遠處跑過來一大一小倆人,大人拿着簸箕,小孩拿着鏟子,指着這邊喊到:「快看,牛米田共就在那裡!」

陳初六站在一邊,看到那兩個人以極快地速度將牛米田共裝進簸箕,然後那個小孩叉着腰,以一種勝利者的眼神看了看陳初六。

「莫名其妙,牛米田共也搶,搶回去熬湯喝啊?」陳初六心裏想着,默默離開了。又走到更遠一點的地方,找到了幾叢艾葉,掐了一把嫩芽兒回到家中,周氏不在家。

趁着太陽高照,把昨日撿的蟬蛻拿出來翻曬一下,又把艾葉也翻曬起來。這時,周氏提着一籃子菜,以及一個蓋住的簸箕回來了。

簸箕往地上一放,陳初六頓時驚訝了:「娘,你把這牛米田共帶回家裡做什麼?!」

「咦惹,這孩子!」周氏拍拍圍裙道:「這可是寶貝,晒乾了,到入冬就能當柴禾燒。還沒有煙,不開門窗也不熏人,暖和。」

「哦~」陳初六拍拍腦袋,心中嘆到,這真是物盡其用了哈?

周氏不在意陳初六的疑惑,注意到了地上的蟬蛻,指着問道:「蛋兒,你真的夢見了這蟲子能賣錢?」

「真的~」

「那賣給誰呢?是吃的還是用的?」

「呃,我不知道。」

「嘖~你就是該記的不記~」周氏搖搖頭,又道:「我想明白了,蛋兒肯定是想去逛集了,才做的這個夢。行了,明天你就背着你的蟲子一起去集市玩吧,不過你可別嫌累,我不會幫你提的。」

「明天?集市?!太好了,我不會嫌累的!」陳初六笑着道,沒想到幸福來得太突然。

宋朝最著名的一個變化之一就是市場的繁榮,陳初六想到的發家致富的手段,除了科舉之外,其他的都必須和這市場連上關係。

明天就是集市,哈哈,身在大宋的第一桶金,我來啦!

周氏看着眼笑眉開的兒子,搖搖頭,確信了之前的猜測。這小子果然是想去集市玩,都想出來了這奇怪的夢。她不知從哪裡挖來一些黑泥巴,和牛米田共放在一起,拌了拌,然後全部糊在了牆上。

陳初六見了,瞧瞧艾葉,又看看那一面黑色的牆,製作蚊香的想法也修鍊出現在腦海中。

隨後又去晌田,更加勤奮的撿蟬蛻,然後就在田地里晒乾。時間過得很快,一天唰地便過去了。

回到家裡,陳初六發現那些艾葉在夏天的烈日之下,很快脫水,褪色。陳初六大喜過望,小心地收集其中那一些白色的部分,搗碎成粉末。

然後又在牆壁上扣下來一些陳年的牛米田共,也搗碎成粉,和之前的艾葉放在一起,攪拌均勻。調試泥水的比例,使得變得和橡皮泥一樣可以揉搓成型的狀態。

周氏見了,也沒有多問,只覺得是陳初六又在玩泥巴罷了。

黃昏時,陳初六做了五根手指長的艾棒,靜靜地等待它晾乾。如果成功,這可比蟬蛻要含金量高一些。畢竟蟬蛻漫山遍野都是,一旦別人看到可以賣錢,便很快可以學過去,這艾棒就難學了。

等待的時候,周氏和陳父把明天要拿去買的東西都收拾出來,兩筐雞蛋,一袋木耳,一袋干菌,還有一些綉着花樣的荷包。

這一堆東西早已經被周氏精打細算清了,哪個去買米,哪個區換鹽,哪個能打把新鋤頭,小農經濟的日子就這麼過。

陳初六也收拾好自己的蟬蛻,央求陳父幫着稱一稱重量,合計三斤二兩,剛好一背簍。當然,蚊子也時不時來湊熱鬧,都被一家三口追殺殆盡。

夜間,將寢之時,陳初六悄悄把艾棒拿了出來。看樣子還微微濕潤,但估計能夠點燃,為了睡眠,可以一試。

陳初六在土灶里找出來火燼,點了一支艾棒放在自己的小床邊。發現燃得不錯,於是又點了一個,放在了周氏他們房間。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早,雞還沒醒的時候,陳初六一家子開始活動了。胡亂吃了口東西,挑着擔,提着包朝村口走去。

陳初六發現不止自己家這麼早,別人家也這麼早,仔細一看,幾乎全村的人都動了起來。一個村子的人在一起走,十分安全而且可以有個照應。

一個月最多趕三次集,所以各家積攢了不少貨物,一個個的都是大包小包。有的拿着獵獲,有的提着雞鴨。這些趕集的人,既買也賣,或者乾脆是以物易物。

「呦!守仁老哥家裡這次東西多啊~蛋兒也背東西啦!」

「這麼小就能幫爹娘做事了,不錯不錯……」

「蛋兒啊,你背的是什麼啊?怎麼蓋該上了?」

「蛋兒,掀開你的背簍看看,藏了什麼好東西呀?」

一旁的人打趣着,卻發現無論問什麼,陳初六要麼不理會,要麼打馬虎眼,小背簍也遮得嚴嚴實實。

陳父也不搭理,只笑着道:「那是他自己弄的東西,瞎小孩胡鬧……

如此一來,旁人的好奇心越來越重,看着陳守仁都默默道:我信了你個邪,你個糟老頭子怪得很。小孩子瞎胡鬧,你會讓他出來?一定是什麼賺錢的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