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3章

回到家裡,周氏瞅見了陳初六的背簍,揭開一看:「哎呀,蛋兒,你這是做什麼怪?!把這些蟲子拿回家裡了?」

陳父憨厚地笑了笑道:「蛋兒說的,這蟲子能賣錢,看他那麼想要,我就讓他帶回來了。」

周氏怒氣頓時消散,笑罵道:「嘖嘖,孩子不懂事,你這個當爹也糊塗!」

正說著呢,外面有人喊到:「守仁大哥在家嗎,吃飯了沒?」

「哎呀,是牛老弟來啦,什麼事啊?」陳守仁說著走到門口,周氏倒了碗水端了出去。

啪嚓一聲,碗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周氏和陳守仁齊呼道:「牛老弟,妹妹,你們這是做什麼,快快起來!娃兒別這樣,都起來。」

「守仁大哥,我們一家三口給你磕頭了,感謝你救命之恩啊!」

「救命?你們是不是弄錯了?」陳守仁和周氏相視一眼,扶起陳牛一家三口。

陳牛他媳婦便道:「沒弄錯,沒弄錯,多虧了你家蛋兒。不然我家當家的就去了呀……」

說著擦了擦眼淚,周氏和陳守仁聽完更糊塗了。

「蛋兒?我家蛋兒又和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唉,事情是這樣的……」婦人將前前後後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還有幾個族裡的叔伯看見了,可不是我說謊。要不是你家蛋兒,我和我家小牛牛就算完了呀。」

「竟然是這麼回事……」周氏喊到:「蛋兒,你快出來~有事問你!」

陳初六搖搖頭,嘆口氣心道,就不該去救人的。這可如何解釋啊?這可怎麼解釋得通?彳亍着,陳初六還是走了出來。那個陳牛帶着妻兒當即又跪下,梆梆就磕了三個大頭,把陳初六嚇了一跳,連說不敢。

陳守仁又趕緊扶起人來,忙說小孩子承受不住。接着,周氏沉聲問道:「蛋兒啊,你是怎麼知道的救人?」

「我……我那天如果村東頭,呃,遇見一個老道士,他他他……」

「胡說,這村裡哪來過什麼老道士,說實話!」陳守仁也難得的沉住了臉,因為聽完整個事件之後,他並沒有覺得欣喜,而是後怕。今天是救了人不錯,可萬一要是另一個結果呢,他不敢想。

「呃,好吧,我做夢夢到的。」陳初六急中生智,繪聲繪色說了一個治病救人的事情,還指着裏面那個背簍道:「看,那個裏面的蟲子,也是夢裡那個老神仙教給我的!」

周氏和陳守仁半信半疑,這時還是陳牛一家三口勸道:「守仁大哥,大嫂,不管怎麼樣,我都是被蛋兒救了,你就莫怪他了吧。」

「哦,對了對了,瞧我這腦子。」婦人忙拍拍腦袋道:「年景不好,家裡沒什麼,只有這一筐雞蛋,給蛋兒補補身體。這救命的大恩,我們這輩子也還不了。」

那個小孩,黑不溜秋的,把一筐雞蛋遞過來,周氏趕緊攔住道:「用不着,用不着,蛋兒只是運氣好,主要還是牛老弟福大命大,蛋兒沒幫倒忙就可以了,雞蛋你拿回去吧?」

「是啊是啊,鄉里鄉親的,還說什麼謝不謝的?」陳守仁也道。

就這麼幾番推來推去,周氏和陳守仁最後還是收了下來,又言語了些感謝的話,那一家三口也就離開了。看着他們的背影,陳守仁和周氏還處於懵圈狀態。

可憐陳初六看着竹筐裏面那圓滾滾的一個個雞蛋,口水都流了一地。難怪會叫蛋兒,陳初六覺得他這具身體對雞蛋特別敏感。

周氏反應過來了,拍拍圍裙道:「也好也好,咱家蛋兒多久沒吃雞蛋了。今天掉了一顆牙齒,好好補一補吧。」

說完,她提着雞蛋進去了,張羅起來晚飯。而這時,木訥敦厚的陳父卻露出一抹奸商一般的笑,把陳初六拉到一邊問道:「蛋兒。你說說你的夢裡還有些什麼,特別是要仔細說說,那個蟲子怎麼能賣錢……」

陳初六不敢置信看着判若兩人的陳父,撓撓頭道:「我沒夢到什麼啊,就夢到了老神仙救人,然後指着樹上的這種蟲子說了一聲變,這些蟲子就都變成了一個個的銅板!其他的,其他的,我真的不記得了……」

「唉,」陳守仁眼光黯淡了下去,摸了摸陳初六的小腦袋道:「你這娃兒,該記得的不記。」

趕着天色未暗,一家人吃了晚飯。因為有了雞蛋的,陳初六這頓終於吃飽了。不過吃過癮了才發現,周氏與陳守仁只沾了沾筷子。

深夜,燭光搖曳。周氏綉着荷包。這些用的都是碎布,去市場上可以賣錢。陳父在一邊平躺着,和周氏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

聽他們的話,陳初六才知道他們怎麼不肯吃雞蛋。原來那剩下的,他們早已經有了打算,不久之後就要變成油鹽醬醋米帶回家裡。看着家徒四壁的房子,陳初六發起了呆。

「嗡嗡嗡……」

「啪!」

「蚊子真多。」

「算了算了,把燈吹了。」

回到了自己的小床上,今天經歷的事情太多了,太累,四仰八叉一躺下便睡了過去。第二天一起來,只覺得全身各處都奇癢無比,睜眼一看,嚯,被叮得那叫一個慘啊。

「哎呀,娘,有葯沒有,我被蚊子咬死啦!」陳初六吵着,房前屋後找了一圈。

「呸呸呸一大早的嚷嚷什麼死字。」周氏過來一看,也是哎呦一聲道:「你這個孩子,怎麼睡得這麼踏實,咬了這麼多包也不曉得。」

說完,周氏咳的一聲,往手上吐了口口水,啪~就貼在陳初六被蚊子咬的地方。陳初六一驚:「娘,你往我身上塗口水做什麼?」

「你不是癢嗎?」周氏皺皺眉,接着在陳初六身上塗口水,直把他噁心得呀,可周氏偏偏臂力超群,掙也掙不開,還被打了幾下屁股。

完事之後,陳初六落魄地坐在門檻上,摸了摸蹭過來的阿黃道:「狗啊狗,你說我堂堂新世界五好少年該不該被蚊子欺負呢?不如,找點東西做蚊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