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啪!」陳初六半夢半醒中,拍了一下臉,囈語一般嘀咕道:「我去,家裡怎麼這麼多蚊子啊……」

裹緊了被子把頭埋進去,一股若有若無的餿味竄入陳初六的鼻腔。由於賴床慣性定理,他還死死地閉着眼睛。

睡意漸去,鼻腔中的餿味越來越明顯,實在受不了了,陳初六睜眼一看,頓時頭皮發麻,一挺就坐起來了。

「我的房子怎麼變這個鬼樣子了!」

極為狹窄的屋頂上,堆積着厚厚的茅草,年深日久,有的茅草已經發黑。土磚壘起來的牆壁,牆角擺着農具。而陳初六自己,睡在一張小床上面。

「這是哪裡?」

「哎呀!」

「我怎麼變矮了,我的手也變小了,手怎麼還這麼黑……」陳初六上上下下查看了一下自己,不知所措。

越想越不對,心中暗道不會是穿越了吧?看屋子裡的陳設,除了一些農具,連頂點兒塑料都沒有,說不準還真是穿越了。

試着下床走動,撩開一張帘子,見一座土灶,乃是廚房,家裡沒用一個人。一張木門半掩着,從外面透進來幾束陽光。開門出去,眼前的景象立即讓陳初六驚呆了。

瓜藤豆架,雞鳴犬吠,一副十分唯美的田園風光展現在了面前,令人心曠神怡。

「我去,真,真的穿越了?」陳初六一屁股坐在門檻上,傻了眼。

「可是,金手指呢?」陳初六上下摸了摸自己,沒有發現什麼,卻在這時,聽見汪汪兩聲,一條黃狗搖着尾巴跑了過來,直蹭陳初六的小短腿。陳初六驚嚇之餘,摸了摸它道:「難不成這就是所謂的開局一條狗?」

黃狗使勁蹭着褲腿,沒有什麼奇異之處。

正覺無奈時,忽然不遠處傳來一聲尖叫:「啊啊!孩兒他爹,你怎麼了!」

「哎呀,作孽啊!快來人啊,出人命啦!」

周圍幾所房子都鑽出來人,然後朝尖叫的方向跑去。陳初六咬咬手指,對黃狗道:「阿黃,跟我來~」

跑過去一看,只見七八個人擠在一個農家小院里,地上站在一個嚇哭的小孩,一個坐在地上求大家幫忙的婦人,還有一個男子躺在口吐白沫,呼吸困難,臉部肌肉不斷抽搐着,還伴着咳嗽。

陳初六暗暗心驚,這不是氧中毒了嗎?他雖不是醫生,但在看到過好幾則這類新聞,而且還專門查過一次資料。

「天爺喲,這不是犯了豬婆顛嗎?這可如何是好?」

「快掐人中!」

「按住他,快去那家裡神位過來,請祖宗保佑!」

周圍的人急得打轉,辦法也一個比一個沒用,地上的人照樣在抽搐。這個普普通通的農家小院,若是當家男人死了,還不得踏一片天。

陳初六心中一激動,忘了自己是小孩,走過去喊到:「讓我來,我會治!」

「哪裡來的毛該,別搗亂!」大人們怒吼道。

「我真的會治,你們讓開,這樣會害死人的!」陳初六疾呼道。

「滾一邊去!」大人們直接把陳初六推開了。

「汪汪汪汪汪汪……」阿黃見主人被打,那是火冒三丈,呲牙咧嘴沖在陳初六前面。大人也怕狗咬,下意識退開了,陳初六得以靠近病人。稍稍看了一眼,發現時間還不算晚,還好還好。

「你個天殺的倒霉孩子,幹什麼!」

陳初六剛要救人,旁邊的婦人撲了過來要阻止,陳初六身形敏捷閃到一邊,趕緊解釋道:「這位大嫂,我以前見過這種病,一模一樣,讓我來治吧!」

旁邊有理智的人聽了,抱着死馬當做活馬醫的心態道:「不如就讓他試試吧,他見過,小孩不會說謊的,我們這些人沒見過,要是失手了……」

是啊,我們多管閑事,要是失手了怎麼辦?大人們也冷靜下來了,多有顧慮,便都道:「蛋兒,你可得想清楚啊。」

「嗯,放心吧!」

婦人壓根就不信,可此時她已是絕望透頂,癱軟在地上,眼睛哭得紅腫起來。陳初六蹲下,有條不紊開始了。

氧氣中毒能引發抽搐、嘔吐等癥狀,在古代嘗嘗將其和羊癲瘋、豬婆顛混為一談,這樣去治療如同草菅人命。兩者之間有細微的差別,那就是氧氣中毒引發肺部出現故障,會伴有咳嗽的癥狀,而羊癲瘋則沒有。

陳初六緊緊握着小手,連同自己的衣角,罩在那個病人的口鼻前面,只留下很小的縫隙。

「這是做什麼?」

「看不懂,沒見過,不曉得……」

「就這樣罩着,然後呢?小孩兒,你不是在胡鬧吧?」

就在大家接二連三開始質疑的時候,病人的呼吸漸漸恢復過來了,臉部的抽搐,更是平復了許多。大家見到了這個變化,都是驚訝地看着陳初六,又過了一會兒,病人終於是能夠平穩呼吸了。

陳初六將手拿來,只見滿手的白沫,趕緊擦了擦。

「咳咳,呼,呼,呼~~」病人做了幾個深呼吸,面色紅潤了一些,閉着眼睛體會大難不死。

婦人驚喜地看着這一幕,又有些不相信的樣子,湊了過來。

「當家的,你怎麼樣了?沒事了吧!」

「爹,你說話啊~」小孩也湊了過來,抽着鼻涕。

「俺沒事了,讓我緩緩。」地上的病人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周圍凝固呃空氣一下子就解凍了。大人們擦擦冷汗道:

「哦!牛大哥必有後福啊哈哈哈……」

「多謝大家,多謝大家幫忙。我李氏給你們磕頭了……」婦人跪下,旁邊的人卻匆忙躲開,虛扶一把道:「謝我們做什麼,我們差點幫了倒忙,都要謝蛋兒,他才是幫了大忙~~」

「咦?蛋兒呢?怎麼一下子人就不見了?」眾人看看周圍,沒有發現陳初六,面面相覷。

此時,陳初六已經帶着阿黃跑開了。他忽然想起自己還是一個五六歲的小孩,居然會治病救人,若是被人追問,說不清道不明。在這個封建迷信的時代,是會倒大霉的,還是謹慎小心點好。

就當個做好事不留名的好孩子吧

可走出來之後,陳初六惱了,出門的時候沒仔細看,此時哪裡還找得到回家的路?巾吧!

可走出來之後,陳初六卻苦

「阿黃,剛才你的表現很不錯,現在我命令你帶我回家~」

阿黃伸着舌頭哈氣,目不轉睛看着地上一隻螞蚱,對陳初六的話選擇了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