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當然就在剛才啊,在陳虎驚慌失措跑了的時候掉下來的。陳初六趁大家不注意,偷偷看了一眼,裏面居然全都是書。

這可足以令陳初六驚訝,獵戶看起來粗人一個,沒想到還讓自己兒子去念書啊。只可惜,這些書都被撕了頁,想必陳虎也不是什麼念書的材料。

此外,在所有人都撿蟬蛻的時候,黑小子卻是沒撿,而是幫着陳初六數蟬蛻,裝蟬蛻。陳初六看在眼裡,記在心裏,待孩童們散去,他問道:「你怎麼不去撿蟬蛻換棗子?」

「蛋兒,你救了我爹,我這輩子還不清你的恩,我給你做事是應該的,不用棗子。」黑小子真摯地看着陳初六道:「蛋兒,我還覺得你會是個了不起的人,我覺得跟着你混,會有好日子。」

陳初六也看着他的眼睛,點了點頭,卻沒答應。畢竟現在的他,也不過是大海上的一葉扁舟,家人甚至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控。

「哦,對了。」陳初六看着黑小子道:「明天你和陳虎說一聲,我和他中午在這裡見面。」

「嗯!」

陳初六將書包就近藏了一個地方,隨後便回了家。進院子一看,只見裏面坐着一個老頭在乘涼,陳初六下意識的以為自己走錯了,又退了出來,老頭喊道:「哎哎,我的乖孫兒,你怎麼不認得我了?」

「呦,完了。」陳初六暗呼,這下子身份不會被暴露嗎?自家人都不認得。這時,陳初六倒也急中生智,咬着手指頭裝作怯怯地道:

「哎呀,翁翁啊,你,你,你怎麼變黑了,還變得這麼瘦了?」

「嘖嘖嘖,」老頭一臉無奈,嘆口氣道:「不能怪我乖孫,都怪我很久沒來了,都怪那些活計,太累人了。」

陳初六快速的轉着腦筋,心說怎麼突然多了一個爺爺?但嘴上可不慢:「翁翁啊,以後累的活計都交給我去做,您歇着。」

良言一語三冬暖,脆生生的童音,說著這般話語,老頭頓時化為了繞指柔,就差老淚縱橫了。拍拍陳初六道:「沒事,沒事,翁翁不辛苦。」

「我爹娘呢?」

正在這時,陳父和周氏從外面回來了,看手上還提着一條魚,笑着道:「蛋兒回來了,給外祖翁請安沒有啊?」

「請了請了,娃兒乖着呢。都說了我不用吃魚,你們還非得去買,不過年不過節,糟踐哩!」

「沒事,今年年景好,魚又不貴。等過年殺了豬,請您吃大肉。」

又聽着大家說了半天,陳初六才弄清楚這個老頭原是自己外公,叫做周九,此次前來一是看女兒,二是關心下姑爺的夏役,因他還是衙門裡一小吏,剛好可以管的了這次修河堤的事情。此外最重要的,是來這裡有無好一點的野味。官場上迎來送往,他一個小吏能拿出手的東西也就這點東西了。

不過陳守仁現在沒有入山,自然是沒有野味的了。失望之餘,看見外孫乖巧懂事,特別是在飯桌上彬彬有禮,也算一得。當夜收拾了一個床,將就着睡下。

翌日清晨,陳初六卻發現大家十分嚴肅地在等着他。他心裏咯噔一聲,難道這個老頭對懶床的人有所厭惡。低着頭走出去,那周九指着地上的艾棒灰道:「蛋兒,這是什麼?」

「不,不知道,也許是爐子里的灰吹出來了哩。」陳初六低着頭。

「那這是什麼?」周九把艾棒丟在地上。

「這……」

「快說!」周氏喊道。

陳初六一顫,支支吾吾說了出來:「這是一種驅蚊的東西。我發現艾葉可以驅蟲,又發現牛糞可以燃燒,就把它們晒乾了,混在一起。沒想到就能驅蚊了,晚上只要點一根,就能睡個安穩覺。」

「原來是你小子搗的鬼,我說這些日子怎麼睡得如此安穩。」

「嘖嘖,蛋兒,你怎麼不早說啊?」

陳初六低着頭道:「我也不確定是不是這個東西的作用嘛,再說,再說,我這幾天都忙着撿蟬蛻呢~」

「蟬蛻?是什麼?」周九看着自己的小外孫,十分驚訝。

「他說的蟬蛻是一種蟲子,那天他忽然做了個夢,說這個能賣錢。拿去集市,我們只當他瞎胡鬧,可沒想到真的能賣錢,五十文一斤啊!」

「什麼?五十文一斤!」周九的鬍子一顫一顫的。

「是啊,他這幾日都在繼續收集,打算送去臨川城賣掉。」

「做個夢,就能找到五十文一斤的寶貝。發現艾葉能驅蟲,牛糞可以燒,就能自己作出這驅蚊的艾棒。嘶~」周九嘖嘖稱奇道:「握着外孫,將來定不是尋常人啊!」

「爹,這孩子有時候也靈光。」

「不,我看他就是有那個那個和尚講的慧根。」周九思考一下道:「女兒女婿,我看此子是可造之材,當送去私塾念幾年書。若你們束脩不夠,老夫來出。」

周氏和陳父大喜過望,對陳初六道:「還不快謝謝外祖翁?」

「謝謝外祖翁,祝外祖翁福如東海……」陳初六趕緊往外抖機靈,說了一連串好話,周九拍手稱讚道:「噫!我這外孫,生而知之也!」

冷靜下來,周九思考一下道:「我的乖孫兒,你還有多少這艾棒,我拿去官場逢迎一下,給你謀個好機緣如何?」

「哎呀,爹,這艾棒不管是一些賤物做的,要是送出去會不會……」

「不會,我要不說,誰會知道這是牛糞?」周九笑着道:「五日之後,我再過來。哦,對了,守仁啊,修河堤的事情你放心,那邊都是我幾個老兄弟,不會為難你的。」

「多謝爹……」

送走周九,陳初六一家三口可是喜氣洋洋。這個周九是衙門吏員,以前都不肯幫太多的忙,這次忽然誇下海口,定不是虛言。周氏看着自己兒子,更是喜不自禁,中午煮了兩個雞蛋。

陳初六揣着雞蛋,卻不自己吃,看見院門外面黑小子在招手,於是偷偷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