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崇禎雲逍全文免費閱讀 第2章_安誥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崇禎二年。

十月,二十六。

今年冬天的風,格外的冷,透着刺骨的寒意。

寒風掠過京城,吹到郊外,在潭峪嶺下的山坳,打了個轉。

最後捲入位於半山腰處的一座道觀中,吹打在一名少年道士身上。

「這該死的小冰河!」

少年把道袍往身上,用力裹了裹,低聲咒罵了一句。

他看上去,約莫十六七歲,五官清雋,俊美無儔。

哪怕穿着略顯臃腫的道袍,依舊氣質出塵,俊朗飄逸。

少年名叫雲逍,是一名來自後世的穿越者。

他來到大明,已經三年了!

現在的身份,是這座道觀的觀主……!

好吧,其實整個道觀,就只有他一個人。

道觀名為呂祖觀,是前身從老爹手中,繼承下來的。

這世道,百姓連肚子都填不飽,道觀自然不會有什麼香火了。

也多虧雲逍前世,從小在農村長大,家裡是世世代代的老中醫。

雖然,他在大學裏,學的是理工,卻因為自幼耳濡目染,倒也懂得一些醫術。

靠着前世的知識與醫術,為香客解簽算卦,給附近的村民看病。

所以這小日子,倒也過得,還算滋潤。

然而。

雲逍的心情,卻始終不怎麼痛快。

因為,再過十五年,大明就要亡國了!

建奴入關,嘉定三屠,揚州十日……!

大漢民族,即將迎來,最為悲慘,也是最為黑暗的時代!

並從此,沉淪三百年,最終被西方列強,輪番肆意欺凌!

身為穿越者,雲逍此時,就站在歷史的轉折點上,卻又無力改變什麼。

在這明末亂世,像他這樣的小草民,能夠苟活,都已經是萬幸。

像網文小說中的主角們,穿越後各種起飛的故事,對於他而言,無異於痴人說夢。

改變不了,就只能苟了。

雲逍本來盤算好了,等明年開年後,就去南方。

離開大明,逃到海外去!

誰知前幾天,他收到了一封信。

這讓雲逍不得不重做打算。

來信的人,是前身的侄子,名為雲昊,比前身還要大三歲,自幼一塊兒長大。

兩人的感情極深,說是叔侄,其實情同兄弟。

五年前,雲昊去了南方做生意,一直杳無音信。

直到前幾天,他託人帶信給雲逍,說是這幾年在蘇州,賺了大錢,準備在年前,回來省親。

按照書信中預計的日子,估摸着今天,就該到家了。

雲逍決定,等侄兒回來後,無論如何,都要勸說他一起去海外。

畢竟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雲逍怎麼都不忍心,把他丟在京城等死。

潭峪嶺,德陵。

這裡埋葬着大明第十五位皇帝,熹宗朱由校。

此時,一身便裝的大明崇禎皇帝朱由檢,正從德陵下山。

來到山下後,崇禎忽然停下腳步。

然後,他回望陵宮,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皇兄臨終前,曾拉着朕的手,對朕說『吾弟當為堯舜』。」

「朕謹記皇兄囑託,宵衣旰食,朝乾夕惕,片刻都不敢懈怠。」

「然而,大明如今,卻是內憂外患,每況日下。是朕無能,還是大明氣數將盡?」

崇禎的一番話,嚇得後面的太監、侍衛們,紛紛跪地。

三年前,崇禎從兄長手中,接過大明江山,也曾想中興大明。

自從登基以來,可謂是兢兢業業,殫精竭慮。

每天起得比雞早,睡的比狗晚。

在生活上,更是對自己嚴苛到了極點。

國庫沒錢了,就把皇宮中的金銀器皿,全都賣掉。

堂堂大明皇帝,每餐只吃一菜一湯。

身上的龍袍破了,就讓皇后縫了又縫,補了又補。

結果又如何?

天災不斷,人禍不絕!

內憂外患,國無寧日!

如今的崇禎,再也沒有初繼位時的豪情壯志。

有的只是負重前行、舉步維艱的沉重。

還有大廈將傾,自己卻無力回天的絕望。

這時,又是一陣寒風,呼嘯而來。

刺骨的寒風,吹透了衣袍,崇禎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哆嗦。

一名太監勸道:「萬歲爺,天兒冷,您的龍體要緊,還是早些回宮吧。」

「今冬比往年,更冷了幾分,不知道又要凍死多少百姓……唉!」

崇禎無奈地搖搖頭,神情頹廢。

回城途中。

崇禎坐在馬車上,看到沿途荒蕪的田地,一片死寂的村莊。

他心中的的憂慮,又濃重了幾分。

馬車行了數里。

忽然。

崇禎瞥見不遠處的山坳中,有一座村莊,頓時一愣。

「停下!」

「萬歲爺,怎麼啦?」

崇禎指了指村莊:「這個時辰,怎麼會在生火做飯?」

那村莊不大,只有二三十戶人家。

村中炊煙裊裊,家家戶戶都在做飯的樣子。

由於連年乾旱,加上賦稅繁重,尋常百姓每天能吃一頓飽飯,都非常不易。

此時已近黃昏,這村莊每家每戶,居然都在做晚飯。

實在是咄咄怪事!

「去村子裏走走,方正化隨朕一起,其他人留下。」

崇禎下了馬車,舉步朝村莊走去。

一名高大魁梧的年輕太監,亦步亦趨的跟在後面。

來到村頭。

一名老者,迎面走了出來,手中拎着兩支豬腿。

這老者,顯然是眼神有些不大好,直到崇禎和方正化走到他身前,才恍然察覺。

方正化問道:「請問老丈,這裡是什麼地方?」

老者笑呵呵的說道:「這裡是趙家嶼。」

隨即,他熱情地主動詢問:「二位是來找雲仙長的吧?是要看病,還是打算問卦?」

崇禎一怔。

不等他答話,老者接着又道:「我正要給小仙長送東西,剛好給二位引路。」

崇禎不動聲色地問道:「如今北方大旱,百姓食不果腹,你們這村子,怎麼家家戶戶都能吃晚飯?」

「這還不是多虧了呂祖觀的雲仙長!」

「他給咱們趙家峪,弄來了仙糧,不僅耐旱容易成活,一畝地還能收好幾千斤糧食。」

「今年雖然大旱,但咱們村子裏的人,卻沒餓着,一天三頓,頓頓都能吃飽。」

老者的言語間,透着發自心底的敬佩。

崇禎大吃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信?」

崇禎懷疑的神色,讓老者有些生氣了。

「雲仙長的本事大着呢,不僅能掐算,還能看病!背疽知道吧?」

「咱們大明朝的開國太子,就是患的這個病,結果連御醫都沒能治好,薨了!」

「小老兒我去年,也得了背疽,家裡都準備辦後事了,是寧仙長把我從閻王爺手裡救了回來,你說這不是神仙,是什麼?」

老者絮絮叨叨個不停。

崇禎心裏,掀起一陣狂瀾。

畝產幾千斤、抗旱易成活的糧食!

能夠治癒背疽!

這是什麼神仙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