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稱霸:從架起高爐冶鍊鋼鐵開始結局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轉眼過了兩個時辰。

一路顛簸,讓林雲和三女都昏昏欲睡。

忽然,馬車壓過一個大坑,發出一聲巨響,馬車劇烈晃動,將眾人驚醒。

林雲慵懶的伸個懶腰,挑開門帘:「馬三,還有多久到封地?」

「最多還有十里地就到了,公子稍安勿躁!」

正說著,馬車外傳來一陣吆喝聲。

「駕…駕!!」

一群劫匪流寇策馬狂奔,在馬車兩側疾馳而過。

林雲被嚇一跳,挑開一旁帘子,問道:「何人喧鬧?」

一護送將士滿眼不屑:「不過是一群流寇,公子不必害怕!」

在這些將士眼中,林雲沒選擇入伍參軍,便是懦夫,再加上卑微出身,更沒人瞧得起。

林雲歪頭看向消失劫匪,皺眉道:「這官路是通往牛背山的必經之路?」

「不錯!公子雖是庶子,可也是我林家之後,我等不會讓你有危險,公子莫要再說!」

將士一臉不耐煩,好似他再敢多問一句,就會被教訓。

林雲悻悻一笑,只能坐回馬車。

內心暗罵林家人有眼無珠。

葉婉清瞪着美眸,問道:「你在擔心什麼?」

作為曾經國士院一員,葉婉清心思機敏,一眼就看出林雲有心事。

別看她一副生人勿近,實則內心感激林雲救命之恩,想替他分憂。

林雲嘆息道:「沒想到牛背山治安這麼差!這幫劫匪流寇該不會要洗劫我得到的封地村莊吧?」

他打聽過牛背山詳細情報,尤其得知此地貧瘠,又不受林家保護,要是再常年受流寇劫掠,那當地村民的日子必然疾苦,肯定對他林家恨之入骨。

葉婉清瞬間明白其中的利害關係,讚歎林雲的深謀遠慮。

「那你為何不讓馬車加快速度?」

「我正有此意!」

林雲挑開馬車帘子,命令道:「馬三,我要在半個時辰內到達封地!」

馬夫渾身一震,不由看向一旁護衛的四名將士。

林雲根本不給他們反駁機會,掏出領主令牌,道:「你們有何不滿,就對它說!」

面對領主令牌,四名將士只能忍着心中不快,他們都沒料到從前性格懦弱的林雲,居然敢如此張揚。

不過,林雲也不怕他們反抗,他身邊有烏娜保護,壓根不怕這四名將士,何況他們也沒這個膽量。

馬夫見狀,也只能掄圓鞭子加快趕路,車速果然提了一大截。

牛背村,位於牛背山以東腳下,被一片湖泊環繞,因當地特殊地理環境,致土地貧瘠,雖有大片荒地,卻無法耕種,村民們只靠打漁度日。

村口,幾名粗布麻衣孩童正追逐玩耍,男人們收拾漁船準備下湖勞作,女人們三五成群閑聊織網。

日子雖清苦,可也還過得去。

但就這時,遠處突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和喝喊聲,頓時塵土飛揚,遮天蔽日。

一婦女猛然起身,當看清來人是一群面目猙獰的劫匪,大驚失色:「快逃…劫匪來了!!」

一聲大喝,讓原本寧靜祥和的村莊亂成一團。

孩子哭泣聲,大人們叫罵聲不絕於耳。

但現在才逃為時已晚。

一劫匪還遠在百米之外,就搭弓射箭,精準射殺一村民,鮮血飛濺而出,讓其他村民膽寒。

領頭劫匪怒喝道:「誰再敢逃,老子就先殺誰!!」

這話果真奏效,村民們站在原地,將自家孩子護到身後,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很快,成群劫匪將整個牛背村包圍。

劫匪頭目是麻臉獨眼聾,手中提着朴刀,身下挎着黑馬,匪氣十足,威風凜凜,卻力壓眾村民,讓他們瑟瑟發抖。

劫匪頭目冷笑道:「你們膽子不小,居然還敢逃?看來上次給你們的教訓還不夠深刻!老村長何在?為何不出來迎接本王?」

這時,一拄着拐棍的駝背老頭步履蹣跚的走來,被塵土嗆的咳嗽不止。

「大王,您上周才剛來過,掠走我牛背村的所有錢財,就連晾曬的鹹魚都不肯放過,我們這次真的拿不出銀子了!還請大王能高抬貴手!」

「放你娘的臭屁!」

劫匪頭目跨在馬背上,抬腳蹬在老村長的面門。

老村長摔個倒栽蔥,若不是被村民抱住,絕對會重傷不起。

兩名青壯村民立即湊上前,手中握着魚叉,怒喝道:「這群畜生,我們和你拼了!!」

說著,魚叉直刺劫匪頭目。

但連飯都吃不飽的村民,又豈是這些滿身橫肉的劫匪對手。

幾名劫匪輕鬆制服他倆,並被按在地上暴打,沒多久就血肉飛濺,被打的慘不忍睹。

四周村民連忙跪地求饒,老村長更是急的敲擊拐杖,哀嘆道:「住手…快住手啊!!」

這時,劫匪頭目才沉聲道:「好了!沒聽到老村長讓住手嗎?都停下來!」

幾名劫匪這才退到一邊,不懷好意的盯着村民們冷笑。

在他們眼裡,這些村民只是為他們提供銀子和食物的羔羊,根本算不上人。

「老頭兒…我王五也是奉命行事,我知道牛背村日子不好過,但也怪不得我,要怪就怪那位即將到任的新領主!」

「我也不為難你!錢…我這次不要,乖乖交出五百斤的糧食或者鹹魚,我立即帶弟兄們走,不然…今天牛背村可能就要徹底在鳳陽郡消失了!」

他們這次來的目的很明確,第一是給新任領主下馬威,其次將牛背村錢糧搜刮乾淨。

到時,這裡一窮二白,那位林家公子肯定會離開,也就達到他們的目的。

作為劫匪,最希望秩序混亂,而林雲到來,算是觸犯了他們的利益。

四周村民一聽要來新領主,都內心怨恨。

按理說,他們每年給鳳陽郡繳納稅銀,理應得到藩王庇護,卻從沒享受到任何優待,反而被林家拋棄,整日受這些劫匪流寇欺辱。

這次倒好,還要承受新任領主帶來的災禍。

老村長搖頭道:「大王,牛背村這次真的什麼都拿不出來了!就算還有一點口糧,也絕對不能交出!你若強搶,我們只能殊死一搏了!就看大王是想細水長流,還是要做一鎚子買賣!」

老村長在牛背村極具威望,聽他一說,不管男女老少都拿起趁手物件當兵器,甚至連小孩都撿起地上石頭,做最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