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全文閱讀 第3章_安誥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小六子,傳朕口諭,五皇子楚辭傷風敗俗,行為惡劣,即日起打入天牢,聽候發落。」

「是,陛下!」

小太監走後,楚南天彷彿想到了什麼,又朝身旁的另一名老太監道:

「通知群臣明日早朝,不得有誤。」

「是,陛下。」

「碧霄宮」,大楚帝國朝政議事的宮殿。楚帝還未到,群臣已經開始三三兩兩的交談起來。

「不知今日早朝所謂何事,左相大人可知風聲?」

一名錦袍中年人朝左相徐黎陽躬身行禮道。

「張大人客氣了,陛下突然早朝,我等也是不知其中緣由。」

左相徐黎陽也是一頭霧水,他昨晚接到宮裡的消息,但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帝國一般都是五日一朝,當然除非特殊情況,或者戰時。

但是現在既沒有戰事,也無什麼重大事件,所以眾人都紛紛搞不清楚狀況。

「咦!」

就在眾人閑聊的時候,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在下人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出現在了碧霄宮門口。

「老太師?」

來人正是老太師邢昭林,邢貴妃的爺爺,七皇子楚雷的外曾祖父。

邢家乃皇親國戚,而且老爺子還是兩朝元老,資格老得很,而如今的邢家家主更是國丈,又是鎮西大將軍,可謂是位高權重。

眾人紛紛向前,朝老太師行禮。

「不知老太師今日前來?」

眾人在見禮後,心裏都充滿了猜測。

「老太師已經有十多年沒來朝堂了,今日前來,事情可沒那麼簡單。」

眾人紛紛輕聲討論起來。

「陛下駕到!」

一聲高喝,打斷了眾人討論的聲音,楚帝姍姍來遲。

「陛下萬安……」

眾大臣下跪行禮。

「眾愛卿不必多禮,今日朝會,乃商討五皇子成年一事。」

楚南天昨日發完火之後,也冷靜了下來,並沒有把自己的五兒子真的打入天牢,而是照常軟禁在冷宮之中。

家醜不可外揚,何況這關係到兩個帝國的大事,一旦說出去,帝國顏面何存?

「老臣參見陛下。」

就在眾人起身後,一道突兀的聲音響了起來,楚南天一愣,這才看見角落站着的一位老者。

「老太師!」

楚南天見到老者,神情一震,臉上有些詫異。

「這下麻煩了,怎麼驚動老太師。」

他心裏莫名升起一絲煩躁。

「快賜座!」

楚南天朝一旁的太監道。

「謝陛下!」

老者顫顫巍巍的坐了下來。

「今日老臣不請自來,還請陛下恕罪,主要想念孫兒了,特進宮來看看,正好遇到陛下早朝,就不請自來了。」

「太師哪裡話,你能進宮,朕高興還來不及呢!」

楚南天臉色很快恢復了平靜。

「不知眾愛卿有何提議?」

在安頓好邢老頭後,楚南天看向了群臣,臉色淡然。

眾人都沒開口,皇子成年,要麼被賜予封地,到地方歷練自己。要麼留在帝都,學習治國之道,將來力爭大統。

然而五皇子是個特例,因為出身原因,他已經早早退出了爭權的行列,沒有人願意為這麼一個沒有任何希望的皇子說話。

「陛下,五皇子既然已經成年,按照慣例,應該賜予封地,造福一方百姓。」

左相見沒人吱聲,只能站出來道。

「左相言之有理。」

眾人紛紛復咐和。

楚南天也點了點頭。

「陛下,我看北冥挺好,五皇子能夠前往北冥,不但能造福一方百姓,還能安守帝國邊境,一舉兩得。」

老太師睜開了他那半眯的眼睛,朝楚南天行了一禮道。

「額……」

眾人一愣,紛紛看向老太師,然後又不約而同的看向楚南天。

楚南天也是一愣,他沒想到,堂堂的一國太師,竟然這麼小家子氣。

沒想到他的報復竟來得如此之快,那可是自己的兒子,你為了給你外孫找媳婦,也不應該把朕的兒子往火坑裡推啊!

「老太師……」

楚南天剛要說話。

「陛下,五皇子才華橫溢,文治武功無一不是上上之選,有他坐鎮北冥,不但是北冥百姓之福,還能管理好那些被流放的罪民,甚至鞏固帝國邊垂,讓帝國沒有了北患之憂,所謂一舉多得。」

老頭子說得頭頭是道,聽得眾臣目瞪口呆,啞口無言,姜還是老的辣,這老頭子壞的很啊!

大家都知道,老太師的外曾孫可是有機會問鼎天下的人,少一個競爭,就多一份希望,哪怕五皇子已經沒有了爭權的可能。

其實他們不知道,老頭子的外曾孫被五皇子戴了綠帽子,作為權勢滔天的邢家,怎麼可能讓一個普通的皇子欺負到自家頭上來。

楚南天五味雜全,這是來逼宮了?作為皇帝,他知道邢家的權勢有多大,但是這也不代表他就會委曲求全。

「陛下,聽說帝國要組建一支重騎兵,邢家願意拿出五百萬兩白銀,為陛下打造一支精銳重騎兵出來。」

邢老頭看見楚南天臉色有些不好,於是給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當真?」

楚南天一愣,雖然這有打一棒給個甜棗的嫌疑,但是他卻絲毫不掩飾心裏的狂喜,五百萬兩白銀,那可以打造多少精銳的重騎出來,這可比一個沒用的皇子有價值得多。

「千真萬確,這也是我今天來朝堂的主要目的。」

五百萬兩!眾臣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知道,帝國一年的總收入也才不過上億兩白銀,這出手就是五百萬,邢家果然是財大氣粗啊!

「好,好,好。」楚帝一連說了三個好。

「老太師真乃國之磐石,邢家為國為民,朕心甚慰。

「來人,擬旨,封邢老太師為邢國公,賜國公府一座,良田萬畝,食邑千戶,美妓百人,五馬車駕一輛。」

楚帝大手一揮,邢家頓時雞犬升天,成為了世襲的公爵,與帝國共享盛世繁華。

「謝陛下!」邢老頭微微躬身,行了一禮,眉毛忍不住的跳動,顯示出內心的激動。

而眾臣無一不是面紅耳赤,巴不得封賞的是自己。

「恭喜國公爺。」不知道是誰先反應了過來,叫了一聲,眾人聞言,紛紛上前朝邢老頭祝賀。

楚南天也是有自己的考量,邢家權勢滔天,富可敵國,又是皇親國戚,如果把邢家和帝國牢牢的綁在一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因為滄海那一件事,沒有任何後台的老五肯定會被邢家針鋒相對,讓他到帝國管不着的地方,對他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自己雖然也很不喜他,但是怎麼說也是自己的兒子,為人父母的,怎麼能白白看見自己的兒子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