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被流放後,全國都在求我回都當皇帝全本 第5章_安誥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看着眼前威風凜凜的騎兵,楚辭心裏懸着的心總算是有了底,有這麼精銳的護衛,他去北冥也多了一絲保命的機會。

他的前身雖然久居冷宮,但卻不是不學無術之人,對於帝國的風土人情,還有一些比較特殊地方,他還是蠻了解的。

北冥作為帝國最北方的一個州,人口僅僅兩百萬左右,基本都是流放的罪民,以及一些死刑犯的家屬。

如果就是這些倒還好,不可能威脅到楚辭的性命。

但是數不清的流寇馬賊,兇狠野蠻的土著,加起來比較官方統計的罪民還多,一度掌控了整個北冥。

還有草原深處的「噢爾雅人」,沙漠深處的沙巴,雪域深處的「貝特人」,以及蠻荒的野蠻人。時不時的都會南下搶劫屠掠,對帝國邊境造成了很大的威脅。

雖然每年都有數萬的罪民前往北冥,但是人口卻不增反減。足以說明北冥的混亂,在那裡,人命如草芥。

「殿下!暗龍騎已經準備就緒,隨時可以北上。」

將軍王坤緩了緩神,微微躬身,朝楚辭行了一禮道。

「嗯!」楚辭看了看列隊的兩千騎兵。以及身邊的這個將軍。雖然軍容嚴整,姿態端正,但是從他們眼裡不難看出,那種絕望,失落,甚至仇恨的眼神。

楚辭微微皺眉,不過稍微一想他就明白了其中緣由。

他們本是帝國軍隊里的天之驕子,前途不可限量,然而現在,他們卻要遠離親人,遠離故土,追隨一個倒霉蛋去一個沒有任何前途,而且充滿危險的地方,心裏的落差理所當然。

就這種心理,追隨自己北上,真的能保護自己的安全嗎?楚辭不由得打了個問號。

他略微思考,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他要試試宮裡那位的底線,也想試試皇家對自己的態度。

現在這兩千暗龍騎可以說是他的私人財產了,他要看看自己是否有處理他們的權利。

「每人二百兩白銀,你們可以留在帝都,繼續當你們的暗龍騎,不用隨本殿下北上。」

楚辭說出了一個讓眾人震驚的決定。

眾騎兵均是一愣,良久才反應過來楚辭說的話,都是眼睛一亮,紛紛看向將軍王坤,隨後又看向楚辭身邊的老太監。

楚辭暗暗搖了搖頭,作為一支帝國的王牌騎兵,自己這種侮辱的話,他們不但不以為恥,反而充滿了渴望。

「給你們一天時間考慮,明日一早,給我你們的選擇。」

說完,楚辭也不給眾人說話的機會,一個人轉身朝軍營外走去,他知道,決定這些暗龍騎去留的不在於他們自己,而是在皇宮那位的身上。

兩百兩白銀雖然很多,一個普通的家庭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這麼多錢,但是對於帝國最精銳的騎兵,楚辭知道,即使他們沒有,也有大把的人為他們買單。

看見楚辭離開,王坤稍愣片刻,拱手朝身旁的老太監道:「李公公,殿下的意思還請轉告陛下,兩千暗龍騎感激不盡。」

「呵呵,王將軍不必如此,兄弟們的意思奴家明白,放心吧!」

說完,也轉身離開了軍營。

回到皇宮,楚辭分析了一下自己當前的局勢,自己雖然記不起前主怎麼就去了滄海公主的房間,但是自己的皇帝老爹並沒有追究,而是把自己丟去北冥自生自滅,並沒有公之於眾。

而自己去北冥,沒有了任何利益牽扯,那些憎恨自己的人也不會拿他開刀,因為得不償失。

只要不過分,相信自己安全到達北冥應該沒有問題。

隨後,他從柜子里拿出來帝國北方的地圖,慢慢的研究起來。

楚帝寢宮。

「陛下,五殿下就是這麼說的。」老太監原原本本把發生在軍營的事情說了一遍。

楚帝也愣在那裡良久,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是何打算。

「兩百兩白銀一個暗龍騎,這可真是自己的好兒子啊!自己重金打造的精銳,就這麼不值錢嗎?」

他都懷疑這傢伙的智商了,連一個護衛都不要,他想做什麼?難道他不知道北冥的兇險嗎?楚帝也是眉頭緊皺,他搞不清楚辭要做什麼。

「准!」

沉默良久,楚南天說出了這個字。

他倒是想看看自己這個兒子要搞什麼幺蛾子,所以就隨了他的願。

第二日,楚辭又在那位老太監的帶領下來到了暗龍騎大營,剛到大營門口,王坤已經等候多時。

他昨晚就收到了宮裡的決定,所以興奮了一晚上,早早就來到此等候。

「殿下。」王坤趕緊上前行禮,他居然發現這個廢物殿下也不那麼可恨了。

「嗯,考慮得如何?」

楚辭很淡然,對於他來說,對方答不答應他都無所謂,實在不行,他也只能帶着這麼一群人北上了。

王坤趕緊從兜里掏出來大疊銀票,笑嘻嘻地道:「不能隨殿下北上,暗龍騎的兄弟都非常遺憾。」

說著把銀票遞給了楚辭。

「這是四十萬零一千銀票,殿下點點,那四十萬是兩千兄弟們的,多餘的一千是小人自己的。」

楚辭接過銀票,看了一眼將軍王坤,心裏有些燥熱。

「這他媽一不小心就成了大款。真是……真是……真是太他媽爽了。」

「兩千騎兵北上的糧草都給我準備好,過兩天我會來帶着一起北上。」

楚辭很快壓下燥熱的心情,臉色有些陰沉地道。

王坤和老太監都是一愣。

「你們應該知道,如果你們隨我北上,去北冥至少一兩個月的時間,那配備糧草必不可少,既然現在你們都留在了帝都,那糧草我當然也就要帶走了。」

王坤有些哭笑不得,剛剛還有那麼的一點好感,頓時煙消雲散。「果然還是那麼討厭的人。」

「不知兩千暗龍騎北上的糧草是多少,小人愚昧,還請殿下示下。」

如果他們兩千暗龍騎真的北上,朝廷倒是絕對會滿z足他們的糧草,只是現在他們都留在了帝都,朝廷又怎麼可能給他們糧草?

只是為了打發掉這個麻煩,王坤只能無奈的看向有些老神在在的楚辭。

以他們王家在帝都的實力,別說兩千人兩個月的糧草,就算是兩萬人一年的糧草,他們也會輕鬆應對,只是這種冤大頭的事,讓他有些憤憤不平罷了。